零办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零办书城 > 迫害动漫反派系统[快穿] > 第110章 好心的费佳(14)

第110章 好心的费佳(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惜他的行为让他可爱的养子受伤得很彻底, 说不追了就不会再追了。

但是因为还喜欢他的养父,就会乖乖留在对方身边,所以这一次是把他的心极限拉扯再反复折磨。

费奥多尔会拉得下脸面反悔吗?

很显然, 对方现在还没到那种境地。

但是他们能够一直一直在一起就可以了,没必要非得改变关系。

木木野年纪小,心思单纯,想法总是冒冒失失莽莽撞撞, 三分钟热度也是常态。

可是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能够理智思考,并且强迫自己稳重沉稳地处理复杂的事。

哪怕是这种、奇怪的情感纠纷。

费奥多尔是位优雅的大人,他走到木木野的面前, 怜爱地捧着他的脸蛋,拇指擦拭掉豆大的泪珠。

“下次我不会再随便离开你了, 我的孩子。我会把你放在身边教导,再也不会……抛下你一个人了。”

木木野扑进他的怀里,止不住地抽抽搭搭。

费奥多尔也没劝阻,任由对方哭得泣不成声。

大概是哭太久了, 心神都很耗费。

小废物没过多久就觉得眼睛微涩,精神也有些疲惫,他倒头就回自己的床上睡下。

只是手一直抓着费奥多尔的衣摆没放。

睡得迷迷糊糊间,感觉有谁特地用轻薄柔软的毛巾给他擦脸, 温温热热的毛巾小心蹭过眼睑, 泡得他脸颊和眼睛都舒服多了。

刚刚恸哭的难受稍微缓解了些, 脸蛋子被热气蒸得有些红润。

像是一颗饱满清甜的水蜜桃。

木木野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还是费奥多尔, 对方面色平淡冷漠, 随意地拿着一本书在翻看。

男人的一举一动都是清贵出尘的, 就像是位中世纪的贵公子。

瘦长苍白的手指翻开书页, 眼睫垂下,只看得到他半阖的葡萄红眼珠子,正一字一句地读着那本书。

木木野呆愣愣的,似乎还不太能摸清状况。

他脸颊红了一瞬,忽然感觉对方就是……有点像在故意凹造型勾引他。

他甩甩脑袋,赶紧把这人生几大错觉之一给甩出去。

“父亲一直在这里陪我吗?”

他睡死过去了,手一松就放开了费奥多尔的衣摆,所以不清楚自己之前干的蠢事。

费奥多尔合上书,很直接地承认:“嗯。”

小废物无言,你的养子眼看着就要放弃你了,这个时候不赶紧避嫌拉开两人的关系,你还故意亲密干什么呢?

他心里升起的两分怀疑现在骤然拔高到六分。

试探性地挽住费奥多尔的手臂,余光瞟过对方的神色,假装是太过兴奋就没注意边界的模样:“我很高兴,父亲。我知道您还是重视我的,之前是我一直不懂事。现在小野会乖乖听话,尊敬您的每一个抉择。”

他的眼神里有不易察觉的爱意,更多的是崇敬,“小野永远都是养父的最值得信任的存在。”

费奥多尔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就算是面对激情示好和剖白,似乎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很轻地拍了拍小废物的脑袋,“嗯,好孩子。先去洗漱,待会儿记得下去吃饭吧。”

木木野心里一紧,抓着费奥多尔的袖子,“父亲还会走吗?”

先前被他抛弃的次数多了,现在下意识就会紧张。

“我说过,不会离开的。我也不会再骗你了,以我的生命起誓,可以吗?”男人的声线是微冷感性的,现在却有种说不出的柔和。

少年怔神,不自觉地松开手:“当然可以。”

费奥多尔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就拿着书离开了。

木木野吐出一口浊气,经过对方提醒,他也觉得肚子饿得饥肠辘辘,仿佛在咕咕叫。

那本看似是书实则是漫画的杂志已经被他眼疾手快地塞到了枕头下面,总算躲过了暴露自己没心没肺的风险。

现在就安心洗漱再去下边解决吃饭问题啦,顺便把睡皱的衣服换下来。

…………

木木野下楼后,注意到餐桌上只坐着费奥多尔,安妮娜则是站在桌子旁边安静地等待着。

“果戈里……叔叔呢?”小废物随口问道:“还有西格玛,他们去哪了?”

白天还在的,现在就不见了人影。

费奥多尔给他拉开椅子,“他们有事。”

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木木野心下了然,反派嘛,多半又搞事去了。

不是去祸害横滨就是去霍霍欧洲,总之要把异能者给折腾个遍。

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视线放在餐桌上,摆放的食物奇迹般的不再是莫斯科的西式餐点。

上面摆放着简单的鸡肉盖浇饭,香喷喷的白米饭旁边是炸得酥脆、切成几份小块的鸡排,上面浇着浓郁鲜香的汤汁料理。

他看向安妮娜,对方小声解释:“是先生做的。”

少年眼睛亮了,果然,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原来是父亲专门给我准备的,谢谢父亲~小野超喜欢费佳的。”

这是养子贪心喜欢上养父的试探,也是小废物故意撩拨对方、给他尝尝甜头的玩闹。

他收回了勾勾搭搭的眼神,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对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爱答不理的,现在自己喜欢的小心思收回去,他就来反追了。

啧啧啧,全天下的男人怎么一个样儿啊。

既然如此,那么我亲爱的养父,接下来就要忍受我的主场了……

迫害反派的任务提前了,可惜他还有九个月才成年,现在只能小打小闹地干点坏事。

小废物余光瞥见西格玛之前坐过的位置,酸溜溜地说了一句:“您怎么不问问,我想不想要一个家呢?”

这话是果戈里告诉他的,对方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

煽风点火的事没少干,属实是混邪乐子人。

费奥多尔拿着勺子的手顿住,笑着看他:“我难道没有给你一个家,你的那声父亲是白叫的么?小野。”

尾音拖长,眉眼挑着,缠缠黏黏地撩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