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办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零办书城 > 宿主又乖又甜,冷酷金总舍命娇宠 > 第32章 脑残粉

第32章 脑残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樱樱,你找到手机没?”

沈娴仪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桑樱落赶紧跑了出去。

沈澈有助理开车来接,司哲就把四个女生送回了学校。

看着司哲的车开走,沈娴仪就忍不住说:“司律师可真好,真的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就是啊,在我心里,他最好了,要是哪个女生嫁给他一定会特别幸福。”

桑樱落笑眯眯地叹息着,蒋琬晚不由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沈娴仪打趣地看了看梁音,“哈哈,不像有些人,表面像朵清纯的白莲花,实际上玩得可开了。”

“就是,就是。”

梁音叫了一声:“你们闭嘴,他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就算他做了,我还是喜欢他。”

“这就叫脑残粉。”沈娴仪小声对桑樱落说。

梁音气得要掐沈娴仪,“小姨子,你过分了啊,看我不撕了你。”

被抓住的沈娴仪求饶,“好啦好啦,师太饶命。我还有点醉,刚才说的都是醉话。”

隔天周日,本来要去逛街的,但昨天已经玩够了,蒋琬晚精神状态不好,桑樱落也惦记着还有作业没写、书没背,大家就取消了活动。

桑樱落傍晚从自习室回到宿舍,见只有蒋琬晚在,她趴在书桌上写写画画,小音箱里放着忧伤情歌,让桑樱落的情绪立刻低落下来,也更加心疼她了。

她走过去拍拍她,“不舒服啊,吃饭了没,我去给你买点?”

蒋琬晚坐起来,“我吃了,出去吃的。”

“哦。”桑樱落看了一眼她在本子上画的,她睁大眼睛,纸上画的竟是惟妙惟肖的金尚宇的肖像图。

她可能已经画过很多次,但以前她绝不会这样胆大,明摆着让人看。

她收起素描本,桑樱落说:“要不然我们去跟他说,你这么优秀,他肯定会喜欢的。”

蒋琬晚笑笑地说:“好啊。时间你定。”

桑樱落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答应这么干脆,但话已经说出口,她也扯了点笑容出来,“行,今天他肯定不在学校……我不知道他哪天会来。”

她想到周五金尚宇给她送了衣服,就说:“要不然下周五,那天他应该会在。”

蒋琬晚轻松说出:“他的课在周一上午,周三和周五也有课,都在下午。”

桑樱落笑得有点尴尬,“还是你清楚,要不然周三好了,周五离得太久。”

“行。”蒋琬晚说完开始收拾书桌。

“对了,你家里是不是有亲戚在司哲的律师事务所工作?”桑樱落觉得蒋琬晚有点奇怪,就想试探一下,她怕女主是不是又回来了。

“没有啊。”蒋琬晚奇怪地看着她,“为什么这样问?”

她的眼神锐利,桑樱落有点慌,“没有,就是随口一问。”

片刻后,蒋琬晚板着脸说:“你不要随便给我牵线,你觉得司律师好,但我不喜欢,别拐弯抹角想些有的没的。”

“是,我知道了。”桑樱落心里有点难过,觉得自己什么都搞砸了。

蒋琬晚说金尚宇周三是下午前两节有课,后两节他会在办公室,她们正好后两节没课,就利用这个时间去找金尚宇。

这是桑樱落去见金尚宇最忐忑的一次,她不是完全傻,知道跑去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走到一半就想返回,但话是她自己说出来的,现在反悔算怎么回事。

她们到的时候,办公室正好没有别人。

金尚宇见她们一起进来,桑樱落还没开口他就生气地说:“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我就有一句话。”桑樱落硬着头皮飞快说,“晚晚她喜欢你,你能跟她接触试试吗?”

金尚宇黑着脸放下笔,眼里似乎有暴风雨来临。

但他并没看桑樱落,而是把目光落在蒋琬晚脸上,“你明知她是个傻子,还跟她来闹?那晚我看见你偷听了,你什么都知道,还让她来说这些,你心机够深的。看她出丑丢脸,你是不是特开心?”

他又看向桑樱落:“看看,这就是你说的我值得喜欢的女人。”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在维护桑樱落,蒋琬晚心里难受极了。

她对金尚宇说:“是,我确实想看她出丑,那是因为我讨厌她自作主张,把我心里的美好都破坏了。但我也要感谢她,她让我第一次跟你面对面说话。你对她这样好,我也死心了,但我的心不会变,我还是觉得你值得我喜欢。”

她说完转身快步走了,桑樱落看了一眼金尚宇,连忙追了出去。

追到楼下,桑樱落拉住蒋琬晚:“那晚你都听到了?”

蒋琬晚快步走到没人的亭子里,桑樱落跟着过去。

“是,我知道你跟他早就好了,然后你说你不喜欢他,要把位置让给我,你真的很傻。”

桑樱落有苦说不出,她自嘲地点头:“对,我确实傻,我看你失落伤心我就难过,我也是真的不能和他在一起,所以才一时脑抽说了那些话。”

蒋琬晚看了看她,仰起头抑制住泪水,“你说,人为什么就不能没有七情六欲,感情这种事又可笑又让人痛苦,还让人欲罢不能,能让人一念之间做出错事。”

她自嘲一笑,“当时我也很傻,竟然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你,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蠢透了。”

桑樱落摇头,“没有没有,当时我和他已经领证,我又想隐瞒,但喜欢他的又是你,不是别人,我其实很纠结,只想劝你不要再继续下去。”

任谁听到这种话,都会嫉妒吧。

自己心心念念想得到的没法得到,别人却已经有权力决定要或不要。

蒋琬晚说:“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心机深沉的人。”

她看向桑樱落:“不好意思,以后我不能和你干什么都一起了,我有我的路要走,人生还长着,不到最后不知道谁会赢,你也要努力,不要被我超越太快,最后让他只能看到我。”

“刚才不是还说你死心了,你现在又想跟我竞争?”

桑樱落一直都很佩服她的心智,她只会往高处看,从不会有什么龌龊的心思。

但她不想参与这莫名其妙的竞争,她笑了笑说:“我不会和你争,不怕告诉你,金尚宇是我命定的男人,他和我在一起是我的命,有一天他变了,或者我不得不离开他,也是我的命。”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觉得可笑吗?”

桑樱落明丽一笑,“我相信玄学。最近我有点明白有个机器人说的话,他说学知识是件很有乐趣的事,我现在找到了一点乐趣,我也要好好学习了,我本来就笨,就不想把心思浪费在争这个争那个上了。”

“我知道我把这件事搞砸了,对不起。我相信你不会把我和金尚宇的事说出去的。”

她说完加快脚步离开,蒋琬晚看着她的背影陷入沉思,她一直以为桑樱落就是软绵可期,没什么自信的,没想到她能有这样的气势和胆量。

什么她的命定之人,还没有心思跟她争,这丫头口气还不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