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办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零办书城 > 八零:糙汉爱娇妻 > 第10章 白面馒头好吃吗

第10章 白面馒头好吃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直觉认为,霍山那种浑身戾气,上过战场拼过刀的男人,知道自己的老婆背着他给他戴绿帽子,说不定会直接弄死她!

一想到死,苏雁香就忍不住惧怕,她还没有见到爸爸,她不想死。

"没事的,没事的,一定会见到爸爸的,你一定能逃跑成功的。"

苏颜香拼命给自己加油打气,总算是驱赶了一些恐惧,心情平静了一些。

便慢腾腾的走到厨房里,想着先刷碗洗锅,然后再去镇上卖手帕,买东西回来。

没想到等她进到厨房里,厨房早就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锅碗瓢盆摆放的比苏雁香摆放的都要整齐。

苏雁香再次哑然,她刚才和苏母在一起,厨房是谁收拾的,不言而喻。

一个大男人收拾厨房,在苏雁香仅有的认知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就算是他那真正书香门第,爱护妻儿的父亲,也从来没有进过厨房。

苏雁香也天然的觉得,厨房就是女人该呆的地方,可是霍山又一次的打破了她的认知,先是彻夜照顾她,又是主动做家务。

苏雁香忽然就从心底生出了一些莫名的感觉,好像是感动?

不对,等一下,收拾归收拾,她那只咬了一口的白面馒头呢?

她刚才翻遍厨房,也没有找到,这男人不会是把她的馒头吃了吧。

她要走路去县城,一个来回,怎么这也要到了晚饭才能回来,而她既然已经吃了白面馒头,苏母就绝对不可能让她再从家里拿一个馒头走,这样中午她岂不是要饿着肚子,不仅如此,晚上还要饿着肚子回来。

也就是说,她今天惩罚也受了,骂也挨了,馒头没吃到,还要饿着肚子赶路?

苏雁香气不打一处来。

她冲回自己的房间,看到霍山正悠闲的坐在她的床上打量着她的房间,手里似乎还拿着她的日记本,只不过并没有翻开。

随随便便就翻人家东西,还是自己的私密物品,日记本,如果说刚才是气不打一处来,现在就是气上心头,要冲破她的天灵盖了。

苏雁香上去一把夺过笔记本,劈头盖脸的问道:“白面馒头好吃吗?”

这是直接肯定馒头就是霍山吃的了。

霍山被她突然质问,明显一愣,抬头看着苏雁香,没说话。心想,小女人胆子挺大,敢大着嗓子吼他。

苏雁香被霍山凌厉的眼睛一看,一下子就清醒了,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态度言辞有些激烈。

暗骂自己今天怎么就突然长了脾气,老是冲动,馒头是,质问是。

她赶紧缓和了语气,轻声说道:“那馒头是你吃的吗?”

霍山回答:“是。”眼睛却盯着小女人的脖子看,女人怎么能一副嗓子,发出两种声音?一种像是泼妇的骂街声,十分难听,另一种像百灵鸟,婉转莺啼,如同天籁。

苏雁香又轻声问道:“那馒头好吃吗?”

霍山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味,然后说道:“馒头挺好吃的。”他觉得那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馒头了。

“那,你有没有吃剩下?就是我咬过的那一面总有留下吧。”苏雁香心里期盼着,好歹给她留下半个也好啊。

但是霍山却说道:“没了,你走后,我看见那馒头就觉得特别香,然后特别饿,三两下就吃光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看见那馒头,忍不住想吃。

吃光了?最后的希望破灭,苏雁香抿抿嘴,不说话,然后从衣柜里找出了一件半新不旧的灰布衣服,准备换上。

她身上穿的这件,两颗扣子早就被霍山给扯坏了,现在领口是半吊在她的脖子上的,只能勉强遮住她胸口的大片雪白。

但等苏雁香解开全部的扣子,那红色半透明轻纱肚兜所不能遮住的雪白就彻底显现出来,不出意外的,霍山直勾勾的目光又突然射到了她的身上,并且最后定格在她的胸部凸起的弧度上。

苏雁香不禁感到恼火,这男人简直没有一刻不是一头色狼,不对,是一头又饿又色的狼,她拢了拢自己的衣襟,然后背对着男人换起了衣服。

男人失去了欣赏大好春光的机会,只能看看别的地方了,比如她修长白皙的脖颈,不盈一握的腰身,两条纤细的胳膊,然后就没有别的了。

因为苏雁香迅速就将衣服给穿上了。

不过,即使如此,男人也被大片的白慌得眼晕,心里想着,要是这幅白生生的娇躯能脱光了衣服,躺在他的怀里的话……

苏雁香换好衣服,就拿起东西准备出门了。

却没想到霍山什么时候已经等在门外,不过,这还不是最令她意外的,更意外的是,她家门口,什么时候,多了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了?

此时军绿色的吉普车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虎虎生威,引得路过去田里耕种的村民频频回首。

要知道在八零年代的农村,家家户户都紧巴巴的过日子,村民们手里有余钱都不容易,更别说是有一辆小汽车这种大件商品,何况这种东西,就算有钱,没渠道,也未必能买到手。

现在霍山一出手就是一辆军用吉普车,这得是在部队里多大的官呀!

村民们自然是要八卦一下的。

苏雁香出门就见到好多村民们都往她家看,顿时觉得有点不自在,她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注视过。

以至于,她突然就忘记了自己脚底的疼痛。

拽着衣角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心里发慌。

她怕突然有村民冲出来说,她和王银山私底下见过面,更怕霍山突然发怒。

霍山打开车门招呼她进去,她也紧张的没有听到,只站在原地。

霍山只当她是第一次坐车不知道该怎么做,一把拉起她的小手,就带她往吉普车的座位上去了。

压着苏雁香坐下,霍山关上车门,绕到另一边,也上了车,“砰”一下关了车门,拧开车钥匙,发动汽车,上路了。

苏雁香隔着车门看着村民们对着自己这辆车指指点点,似乎在说着什么,第一次坐车的她愈加的不安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