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办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零办书城 > 八零:糙汉爱娇妻 > 第33章 叫爹爹

第33章 叫爹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时候,看着眼前的王银山,她忽然就像是看见了她爸爸,她爸爸也对她说过,他这辈子是他最宝贵的闺女,他一定会好好的对她,看着她出嫁。

或许是这个男人给与她像爸爸的安全感和信赖感,或许是她早就受够了苏母的虐待,她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和他私奔。

可惜他们没跑成,幸好,他们没跑成。

如果按照她梦里所做,她和王银山私奔成功,那时她并未王银山产生一丝感情,却还是嫁给了他,过起了所谓的幸福生活。

然后她就被羞辱折磨致死,这何尝又不是一种束缚呢,她辛苦逃离豺狼般的母亲,可转头又掉进了比豺狼更恶毒的,来自自己丈夫编织的陷阱里,并且终其一生,她都无法挣脱。

这又何其悲惨呢!

苏雁香低头,将这些不好的情绪掩盖住,幸好,她没走,幸好,霍山来了。

她发誓,她以后,一定会好好回报她丈夫给她的爱。

霍山听完苏雁香的讲述,非常直白的抓住了重点:“所以,就因为他给了你像岳父大人一样的安全感,你才要和他私奔?”

霍山说这话时带着几分咬牙切齿,论体型,论年龄,论关心,他哪点比不上那狗日的王银山那个白切鸡了?要说给他女人当爹,也是他比较合适。

苏雁香怎么也料想不到霍山的重点会在这,重点难道不是,她一直以来都只是把王银山当客户,没有喜欢过吗?他之前一直都不是在追问这个吗?

怎么突然就变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那男人心就是七月的太阳,说变就变。

苏雁香赶紧抱住男人的脖子,说道:“我错了,之前有眼不识泰山,错把垃圾当宝物,现在想想,那王银山哪里和我爸爸像了,要说像也是你像。”

苏雁香原本只是哄霍山,毕竟她只有一个爹,哪里轮得到王银山和霍山来争抢。

但是她没想到,这话正中霍山下怀,他正愁不能让怀里的女人感知到他的些许父爱呢,这不机会来了,于是他搂住她,说道:“既如此,那就叫声小爹爹我听听。”

苏雁香哪里肯,死活不叫,埋头在霍山怀里当鸵鸟。

结果一不小心,鸵鸟直接变成小饿猫,她的肚皮咕噜噜叫的震天响。要知道苏雁香从下午出门到现在,还一口都不没吃过呢。

霍山笑着亲她的脖子,说道:“好好,我不闹你了,我去做饭,吃完饭咱们早点睡,明天早上去领结婚证。”

“领结婚证?”他们不是结婚了吗?还要领证?苏雁香的脑子一下又反应不过来,宕机了。

男人却不以为然:“有问题吗?”他狭长的双眸死死的锁着苏雁香的脸庞,看似不在意,其实眼睛里写满了:你要是敢说个不字,今天这饭就别吃了,前面事情也过不去了。

苏雁香吓得一低头,飞速回答:“没,没有。”

男人就笑了,笑的异常和煦,是那种真诚的,仿佛心中愿望实现的开怀大笑:“很好,那我们去吃饭,然后明天去领证。”

苏雁香在这样的感染下也不禁高兴起来,丝毫没想过,要是她去县城领证结婚,白纸黑字的登了记,写在档案上,那她和霍山的婚姻关系就是板上钉钉的,从此以后要是男人不松嘴,女人就别想跑路。

这种情况用一句老话形容就是,一入霍门深似海,从此离婚是路人。

这句话,在后来的苏雁香多次被折腾到半夜,哭哑了嗓子,哽咽着说“她受不住了,要离婚”,男人却拿出结婚奖状,放到她面前说,“他不同意”的时候,尤其体会的异常深刻。

……

现在毕竟已经是半夜快一两点钟了,夫妻俩也没有多炒菜,就着前两天刚腌好的酸白菜,下了点面条,做个一锅酸辣面条,两人便吸溜吸溜吃光,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霍山和苏雁香吃完饭就开着车进城去了。

他们先是来到了县城的供销社大楼,八零年代的供销社,这里柜台林立,商品琳琅满目,人们日常所需吃穿用都能买的到,现在虽然才早上八点,人们已经络绎不绝,前来购买东西了。

苏雁香虽然是进过几次供销社的大楼的,可是以前她进来的时候,觉得自卑和害怕,就只是想着赶紧买东西走人,都是低着头的。

这次有了霍山的陪伴,她明显胆子大了不少,一进楼就东瞅瞅西看看,仿佛要将她看见的所有东西都打量一遍似的。

有时好奇,她还会到人家柜台上,多瞅上两眼。霍山对她这么好奇的打量行为并没有制止,反而疑惑,是否自己寄回来的津贴过少,让这个小女人都没有机会来这些地方逛逛。

苏雁香看一路看完,卖烟酒的,卖猪肉的,卖锅碗瓢盆的,卖火柴的……许多柜铺后,她在一个卖暖壶的面前停了下来,对着霍山问道:“我们能买个暖壶回去吗?”

霍山结婚的时候原本是买了两个暖壶的,但是坏掉了一个,现在好的那个,又在苏母屋里,她平日里用水,喝水就得现烧,很不方便。

霍山笑道:“你是管家的,你说了算。”

苏雁香便开心的挑选,供销社热销的暖水壶是两种款式的,一种是外壳塑料,颜色分为清丽的红色和绿色两种,看着就清新靓丽,一种是铁皮做的,上面画着红色牡丹或者紫色的兰花,看着老式典雅。

两个价格也不一样,前者塑料成本较低是5块一个,后者是6块一个。

苏雁香作为一个传统大家闺秀,毫无理由的当然是应该选择后者,但是,霍山没想到,她选了前者一个绿色的暖壶。

霍山不解:“怎么选了这个款式?你喜欢这个款式?”

“对啊,我觉得它更好看啊!我就喜欢它。”

或许让前几天的苏雁香来选,她都不会选这个绿色暖壶。

但是霍山的出现,让苏雁香觉得,她或许不用再辛苦遵守她母亲带给她的重重压迫和束缚,她有了底气去挣脱那些她早就厌恶了很久的东西。

她暗下决心,这次,不会再选择逃避,她要直面这些早该消失的糟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